Kelly, 香港

大家好!我叫梁可兒 (Kelly)。我是來自香港的中六學生並已經在澳洲留學了三年。我選擇到澳洲留學是因為我特別喜歡環遊世界和認識不同的習俗和文化。來到阿德萊德讀書給予我跨越文化意識的機會。
正如我所提到的,我經常旅遊,而澳洲是我到訪過的國家之一,但阿德萊德是我遺漏了的城市。在來阿德萊德之前,我非常興奮和期待能在這個地方生活。
在我初到達開始新生活時,我經歷了一段十分想家的時期,相信大部分留學生也認同這是一種掙扎。不過我認為我是幸運的學生之一,因為我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寄宿家庭,他們非常關心和支持我,對我説就像另一個家庭一樣。我要在這裏特別感謝我的寄宿家庭媽媽,她是我的生命裏最重要的人之一。她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讓我反省自己的人為,她對於我是一個真正的啟發。
另外,我還有一群來自不同國家的閨蜜。與她們待在一起令我輕易地克服我的壓力。我十分慶幸在我的生活中擁有她們,讓我在澳洲的生活變得光輝燦爛。她們讓我感受到不同文化中的獨特,並讓我與他們有更深一層的聯繫。
除此之外,要與人建立一段真誠的關係並不容易,我非常感恩在這三年裏能夠與我所有的寄宿家庭姊妹建立真摯和健康的友誼。儘管她們待在澳洲的時間不長,但我們分道揚鑣後仍在保持聯繫,而我們所一起建立的回憶總會是我們閒談中的點滴。
總括而言,在這三年間,我從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成長為一個成熟的女孩。我的經歷鼓勵我變得堅強,更懂得照顧自己。我非常感謝獲得機會出國留學,嘗試另一種生活。假如我從未出國留學,我永遠也不會成就今天的我。



 

Kelly, 香港

大家好!我叫梁可兒 (Kelly)。我是來自香港的中六學生並已經在澳洲留學了三年。我選擇到澳洲留學是因為我特別喜歡環遊世界和認識不同的習俗和文化。來到阿德萊德讀書給予我跨越文化意識的機會。
正如我所提到的,我經常旅遊,而澳洲是我到訪過的國家之一,但阿德萊德是我遺漏了的城市。在來阿德萊德之前,我非常興奮和期待能在這個地方生活。
在我初到達開始新生活時,我經歷了一段十分想家的時期,相信大部分留學生也認同這是一種掙扎。不過我認為我是幸運的學生之一,因為我有一個人見人愛的寄宿家庭,他們非常關心和支持我,對我説就像另一個家庭一樣。我要在這裏特別感謝我的寄宿家庭媽媽,她是我的生命裏最重要的人之一。她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讓我反省自己的人為,她對於我是一個真正的啟發。
另外,我還有一群來自不同國家的閨蜜。與她們待在一起令我輕易地克服我的壓力。我十分慶幸在我的生活中擁有她們,讓我在澳洲的生活變得光輝燦爛。她們讓我感受到不同文化中的獨特,並讓我與他們有更深一層的聯繫。
除此之外,要與人建立一段真誠的關係並不容易,我非常感恩在這三年裏能夠與我所有的寄宿家庭姊妹建立真摯和健康的友誼。儘管她們待在澳洲的時間不長,但我們分道揚鑣後仍在保持聯繫,而我們所一起建立的回憶總會是我們閒談中的點滴。
總括而言,在這三年間,我從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成長為一個成熟的女孩。我的經歷鼓勵我變得堅強,更懂得照顧自己。我非常感謝獲得機會出國留學,嘗試另一種生活。假如我從未出國留學,我永遠也不會成就今天的我。